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期货
持续发酵!响水爆炸“冲击波”:安检、环保“双飓风”来袭,化工品、黑色系市场是危还是机?
 
和讯网      2019-03-27
  近日,随着安全检查、环保“双飓风”来袭,化工市场再次成为了市场的焦点——“盐城响水县爆炸”事件对整个化工品市场尤其是危化品市场敲响了警钟。从去年11月28日张家口盛华化学有限爆燃事件,到今年3月21日江苏盐城响水县天嘉宜化学有限爆炸事件,4个月内,连续因危化品安全造成重大事故。毫无疑问,危化品安全已成为应急管理的重中之重。而因此事件波及到的行业又会有怎样的影响呢?
  “盐城响水县爆炸”事件回顾——危化品仓储的安检工作势在必行
  3月21日下午14时48分左右,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发生爆炸事故。当日15时50分许,现场火势已得到初步控制,生态环境部门已开展应急监测工作;截止3月22日上午,事故已经造成44人遇难,危重32人,重伤58人。
  据悉,该企业产能为17000吨间苯二胺、2500吨邻苯二胺、500吨对苯二胺、1000吨三羟甲基氨基甲烷、500吨均三甲基苯胺、100吨2,5-二甲基苯胺、300吨3,4-二氨基甲苯、300吨二甲胺基苯甲酸,产品主要作为中间体应用于染料等相关行业,也用于环氧树脂固化剂等。
  据相关报道,此次事故主要由储存苯的罐区爆炸引发。25日,江苏省生态环境厅对外通报最新进展:苯、甲苯、二甲苯低于标准限制。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此次事故代价惨重,追责之外,也将引起相关部门对危化品仓储安全,操作规范,防范事故发生的高度重视。同时也反应出当前国内危化品仓储仍然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为防范同类事故的发生,关于危化品仓储的安检工作恐怕势在必行。
  国家安检及环保政策加码——全面开展危化品安全隐患集中排查整治
  正如市场所预期的,本周一,国务院安委会发出紧急通知:部署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坚决防范遏制重特大事故。
  该通知发布:要求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江苏响水天嘉宜化工有限“3·21”爆炸事故重要指示精神,就进一步做好当前安全生产工作,坚决防范遏制重特大事故作出部署,深刻吸取教训,全面开展危化品安全隐患集中排查整治。
  通知要求,要对本地区危化品安全状况进行专题研判,组织对所有涉及硝化反应工艺装置和生产、储存硝化物的企业进行全面排查摸底,立即开展安全专项治理,对所有化工园区进行风险评估,及时消除重大隐患。同时,举一反三,深入开展煤矿、非煤矿山、道路交通、消防、建筑施工等其他行业领域安全隐患排查整治,严防各类事故发生。
  从去年11月28日张家口盛华化学有限爆燃事件,到今年3月21日江苏盐城响水县天嘉宜化学有限爆炸事件,4个月内,连续因危化品安全造成重大事故。毫无疑问,危化品安全已成为应急管理的重中之重。
  引爆源受关注 苯为“元凶”——短期内对纯苯市场未构成较大影响
  据金联创分析师崔靖介绍,盐城及江阴地区是江苏主要的化工企业集中地,江阴同时也是纯苯仓储量最大的地区,约90%的进口纯苯流入江阴。加之本次爆炸介质为苯,由此对该类危险品的仓储检查及监管或将在近期深化,并逐渐影响到其他纯苯下游产业链,同时因事故造成伤亡较大,安监及环保措施或将辐射全国,间接影响到危化品的仓储及运输行为。
  据了解,苯、甲苯、二甲苯相互关联,其下游部分应用于染料、农药中间体等,事故方天嘉宜化工就是一家染料中间体生产商。虽然苯、甲苯、二甲苯等在染料、农药中间体等方面的应用量相对较少,可是如果事故引发染料、农药中间体等类型生产企业的安全监察,将影响到这一部分工厂的生产,对甲苯、二甲苯市场需求也将产生一定影响。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厂2万吨/年的苯二胺产能并不能对纯苯及苯胺市场基本面产生直接影响,同时因产品性质因素,其原料采购方向可不局限于石油级纯苯,由此该事故在短期内对现有纯苯市场未构成较大影响。”崔靖表示。
  印染受波及 连带效应显现——聚酯产业链直接性影响暂时有限
  记者了解到,因此次事故周边园区涉及部分染料生产装置,该事件对印染环节的影响恐将波及到聚酯产业链。不过,经调查所了解到,本次事故对芳烃产业链涉及的几大产品供需面直接性影响暂时有限,同时印染环节对聚酯产业链直接性影响暂时有限。
  “据招金期货调研所知,响水陈家港化工园区周边涉及染料产能5万吨左右,周边连云港地区涉及产能8万吨,共计13万吨左右。而去年年底江苏地区环保监察造成当地部分染料生产装置停车,因此实质影响产能在7万吨左右,占国内染料产能的6%左右。”招金期货乙二醇分析师刘洋表示,受爆炸本身及事后危化品安检排查整治的影响,染料供应一度紧张,行业其他相关厂家涨声一片。但从其下游染厂角度来看,染厂一般以赚取印染加工差价为主,原料成本的上涨并不会对印染负荷造成影响,安全检查对印染企业的影响也相对较小。此外,印染企业原料备货一般在3个月至6个月,因此供应缩减及价格上涨对印染企业的影响也相对有限。
  目前江苏响水化工爆炸事故直接影响的主要是染料中间体工厂,印染暂时影响不大,周围波及一部分染料工厂。
  在刘洋看来,整体上,此次事故对聚酯产业链的影响仅限于印染环节,而印染因备货周期及行业本身不在安检范围之内受影响也相对有限。事件是否会持续发酵需要继续关注。
  同属危化品?甲醇已习以为常——对甲醇市场影响在逐步走弱
  采访中,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固体化工品从本质上讲分子量更大、更加稳定,相对而言,液体化工产品涉及到的生产、存储、运输要比固体化工品更加难控制、要求也更高,而液化品相对而言易燃易爆。因此,作为易燃易爆危化品——甲醇也被贴上了危险的“标签”。
  事实上,在甲醇市场中,安全事故也会时有发生,而这也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重视。国家将每年的6月作为安全生产月,这一举措自1980年就已开始。也正是因为前期的环保检查,使不合规、配套不全、易发生问题得到了有效的解决,整治基本完成,市场也已经习以为常。
  在业内资深人士于芃森的印象里,每年的安全生产月,甲醇市场中都会举行一系列的检查活动,并会在年底进行回头看。而每一次安全生产大检查之后,市场都会面临原材料的相对紧缺,其中,2017年的安全检查叠加了供给侧改革,造成了年底各种原材料的紧缺,价格随之暴涨。
  “对于甲醇市场而言,上一次较大的安全事故是2014年3月山西晋城甲醇运输车辆相撞后爆炸事故,该事故造成山西境内所有高速两年多无法行驶甲醇运输车辆,造成山东、河南地区甲醇运输周期变长,运费上涨,价格走高。”于芃森如是说。
  在一德期货甲醇分析师邢彬彬看来,“盐城响水县爆炸性”事件,给各生产及经营企业(不局限化工品)带来的警示:主要是要严格依规依法经营,要做到全方位的有关操作技能和安全意识岗前培训、全过程控制,毕竟一旦发生事故,损失的是人才。“就甲醇市场而言,此次事故,甲醇整体基本面受到的影响其实较小。”邢彬彬表示。
  目前在产的甲醇生产企业一般都是手续齐全、安全环保措施完备的企业,因此相对来说受到的影响非常小;中间贸易商,存在一些手续不齐全或者是库存超量的现象,上周末有听闻降价连夜出货的情况(量级比较小);下游企业,新兴下游MTO还在运行的装置一般配套齐全,并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占甲醇总需求的40%以上),而传统下游企业虽然受到影响,但同样量级小(最新消息是苏北甲醛工厂全部停产整顿,临沂手续不全企业(约半数)停产整顿,一天大概少用1000吨至1500吨甲醇)。
  同样,焦煤焦炭企业的限产,主要是影响的焦炉气制甲醇的生产,这会从一定程度上减少甲醇的供应量。“但焦炉气制甲醇的产能本身占比不大(截止到2019年2月底,焦炉气制甲醇产能占中国总产能的12.3%),加上前期调研部分焦炉气生产甲醇的工厂时,其焦炉气甲醇设计产能远小于工厂焦炉气可生产甲醇量,综合看来这个因环保限产影响的甲醇量级较小,并不会给基本面带来较大程度的利多。”邢彬彬称。
  金石期货投资咨询部主管黄李强也表示,“目前国内甲醇在产企业大多是配套齐全的装置,受安检的影响较小,但是下游甲醛、二甲醚行业因为产能分散,企业实力有限,配套设施不健全,因此受安全检查的影响较大,这会造成后期下游企业开工负荷降低,影响甲醇需求。由于产业链上下游配套设施健全的差异,因此此次‘盐城响水县爆炸’事件对于甲醇的利空因更大”。
  “短期来看,临时的各类安全检查措施会直接作用于当地产业链,一些投产较早,手续不全或者安全设施落后的企业可能面临停产停工的要求。对于仓储企业,可能也会被要求降低库存,而仓储管理要求的增加也会限制可用的总库容。在这种情况下,港口库存高企的液体化工品可能会面临被动去库存的要求。”天风期货大数据总监贾瑞斌表示。
  在贾瑞斌看来,对于新建企业,重大安全事故可能会导致新装置的审批流程放缓。对于甲醇从业人员,也应当重点关注华东新装置的投产情况,比如原计划今年投产的南京惠生新装置。“长期看,严格的安全管理要求大概率会导致旧装置的长期停车和新装置的放慢投产。”
  无独有偶—— 煤炭矿山开采道路交通运输行业也受波及
  记者留意到,此次国家安委会发出的通知,在全面开展危化品安全隐患集中排查整治的同时,举一反三,深入开展煤矿、非煤矿山、道路交通、消防、建筑施工等其他行业领域安全隐患排查整治,严防各类事故发生。
  对此,南华期货动力煤分析师张元桐表示,本次江苏盐城化工厂爆炸事件虽然不是直接涉及煤炭开采,但是同为生产企业,发生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将对国内安全监察力度和后续政策持久力造成深远影响。
  可以看到,年初至今“1.12神木矿难”、“2.23银漫矿业安全事故”等重大安全问题相继发生,伴随后续重要会议及活动相继进入筹备安排,2019年的安全监察强度注定不会弱。
  “对于煤焦而言,政策限制供给主要通过环保层面和安监层面入手。当下安全监察力度加强,主要是针对长期处于超产状态以及设备设施不健全、不达标的煤矿进行约束,这将对内产释放形成限制。”张元桐认为,年初,在高煤价的推动下,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固定投资增速由负转正,使得未来2年至3年煤炭内产将得到稳定的回升。
  从表观产量看,2018年全年原煤产量为35.4亿吨,但是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将2018年全国煤炭产量上修了1.3亿吨至36.8亿吨左右。“判断2018年内产明显提升是由于超产以及表外产能转表内实现的,所以安全监察力度的加强必然会拖累今后煤炭产量释放增速,不过在上游企业逐步规范经营后,相信安全监察的边际影响也会逐渐减弱。”他称。
  从周期来看,本次事故长期影响大于短期影响。短期内,由于天嘉宜化学及周边地区化工企业市场占比较小,因此爆炸事件对化工市场涉及的几大产品供需面直接性影响暂时有限。但是,长期来看,爆炸事件会推迟新装置的投产和停车装置的复产,这对化工品的影响需要后期具体论证。
  从影响范围来看,此次事故影响由局部向全国范围发展。爆炸事件后当地的化工品生产势必受到影响。但是之后的一系列安全及环保政策性措施或将进一步深化体现,对于部分生产企业及相关库区及道路运输安全监督工作也将逐步展开,这种影响逐渐由江苏省盐城市向全国扩散。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下游影响大于上游。由于上游普遍集中度较高,企业资金实力较强,相关的配套设施齐全,受影响较小。下游企业市场集中度低,企业配套不健全,因此受安检的影响较大。
 
[返回]
关于联系人才招聘 网站声明安全提示
2012北京农商银行 ©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4022553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