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外汇
全球多家央行货币政策转向
 
中国经济时报    2019-03-27
  进入2019年,全球多国央行货币政策转向,美国、欧盟、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更是“鸽声嘹亮”,全球新一轮“宽货币”风起。
  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
  伴随全球经济放缓迹象逐渐明显,美国、欧盟、日本等央行货币政策出现较为明显的转向。
  3月21日凌晨,美联储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2.25%-2.5%不变,计划自5月起缩减“缩”力度,每月停止再投资的国债数量将从此前的300亿美元下降至150亿美元,该过程将持续至9月“缩表”结束。议息会议后公布的点阵图显示美联储今年的货币政策立场将较预期更为宽松。
  由于工业、投资、外贸等经济数据表现不佳,欧洲央行3月7日打出“组合拳”,动用多种政策工具加大货币宽松力度,以抵御经济下行风险。3月议息会议已决定自今年9月起,开启新一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通过向银行提供低利率的长期贷款达到宽松货币的目的。
  除美联储、欧央行明确“宽松”以外,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均维持目前低利率政策不变,继续“宽松”概率增大。
  日本央行仍将维持超宽松政策。日前召开的日本央行货币政策会议表示,必须维持强有力的货币宽松措施,以维持实现物价目标的动能。3月20日公布的会议纪要显示,多数委员认为,实现通胀目标需要时间,而继续宽松政策是合适的。其中一位委员表示,日本央行必须强调其准备好采取“迅速、灵活和大胆”的行动,包括额外的货币宽松。
  此前,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当前海外市场减速使得日本出口疲软,若日元急涨导致日本经济受损,将准备进一步扩大刺激政策。不过,决策者对于日本央行应多快扩大货币刺激的看法有分歧。
  3月6日,加拿大央行利率决议维持利率在1.75%不变,加拿大央行预计,将继续保持政策利率低于中性利率区间,下一次加息时机的不确定性增加。鉴于经济数据呈现了好坏参半的前景,需要时间来衡量经济将持续低于潜在增速的时间以及通胀前景的影响。未来加息速度的不确定性意味着加拿大央行将继续密切监测家庭支出、油市以及全球贸易政策。
  澳大利亚央行利率决议继续维持不变。澳大利亚央行行长和财政部部长一致认为“澳大利亚货币政策的目标是平均通胀率达到2%至3%的水平。”但现在澳元的经济条件并不能保证通胀在2%-3%之间,降息的概率大增。
  大部分新兴经济体还在观望
  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货币政策陆续转向宽松,新兴经济体央行货币政策也有一些变化,但并非跟随总体呈观望状态。
  中国央行继2018年4次降准后,2019年1月再次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2018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2019年将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立场,不提“中性”。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更注重“稳健”“松紧适度”,与去年相比,未提“保持中性”。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今年全国两会答记者问时对此回应,“这次没有提‘中性’,更简洁,但实际上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稳健货币政策要体现逆周期的调节,同时货币政策在总量上要松紧适度。今年的松紧适度,就是要把广义货币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这就是个松紧适度的概念。”
  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刘昕认为,从历史数据看,中国的货币政策并不跟随美联储货币政策立场,因此美联储停止加息及“缩表”的决定对中国未来货币政策调整的影响有限。
  不少业内人士分析,今年中国货币政策稳健的总基调不会改变,但在具体操作上将更具弹性,或倾向“偏松”。
  印度央行在今年2月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6.25%,货币政策由此前的“校准型紧缩”调整回“中性”。
  印尼央行3月22日也决定暂不加息,是连续四次保持利率不变。此外,像韩国、俄罗斯、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央行在2018年均以不同频率上调政策利率,从目前看,这些国家在利率决议上处于观望状态,仍按兵不动。
  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转动”货币政策方向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公布的最新综合领先指标显示,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整个欧元区(包括德国和意大利)的增长势头都在放缓。
  美国停止加息则缘于对经济预期并不乐观。从3月美联储政策声明来看,其最大变化是对美国经济的评价,即承认经济有所放缓,和2018年12月一样,这次美联储再度下调今、明两年的GDP增速。
  从具体数据来看,美联储预计2019年实际美国GDP增长2.1%,去年12月预计增长2.3%;2020年预计增长1.9%,去年12月预计增长2.0%;2021年料增长1.8%,去年12月预计增长1.8%;更长周期料增长1.9%,去年12月预计增长1.9%。
  另外,数据显示,美国2月就业增长几乎陷于停滞,仅新增2万个岗位,远低于市场预期。这有可能是受到一次性因素的影响,但这种下降的幅度使人们更加关注美国经济失去动力的观点。
  欧元区经济形势也是一片黯淡。2018年下半年以来,欧元区多数主要经济体表现均不理想,投资减弱,净出口明显下滑。2018年第四季度,欧元区GDP环比仅增长0.2%,为4年来最低水平。就连欧洲经济火车头的德国、意大利经济也出现技术性衰退。另外,受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地缘政治紧张加剧、贸易摩擦、英国“脱欧”和财政紧缩等因素的影响,欧元区经济增长压力进一步加大。
  日本央行3月15日维持货币政策不变,并下调对出口和制造业产出将支撑经济成长的乐观看法,承认海外风险加剧有可能让脆弱的日本经济复苏脱离正轨。
  日本政府3月20日调降经济评估,日本内阁府称,经济稳步复苏,但出口和产出显露出疲软迹象。3月报告给出悲观的展望,称这波疲态可能延续一段时间。内阁府连续两个月下调对工业生产的评估,称已经出现疲态,也没有增长,尤其是“出口和产出受到海外经济增长减速的影响”。数据显示,日本1月出口创逾两年最大降幅。
  黑田东彦在3月央行会议结束后的记者会上也承认日本经济面临挑战,但并未透露是否会有更多刺激措施。
  全球经济增长不容乐观。据彭博经济研究指出,2018年全球经济增速急剧放缓,扩张速度降至了十年前全球爆发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恒大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分析认为,近期全球主要央行接连放鸽,货币收紧基本结束。美欧日中等央行货币政策均出现较为明显的转向,或预示本轮全球流动性收紧周期进入尾声。
 
[返回]
关于联系人才招聘 网站声明安全提示
2012北京农商银行 ©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4022553 号